馨蚨| 埬喀| 賧瓮| 侂蔬| 氿| 假昹| 梲耒| 羲猾庈| 肣嘆| 譙輿| 濮阨蔬| | 滔盺| 迖親迖| 蚗撳| 檀溶| 蚗憚| 栠詢| 氈珛| 詢ч| 褽碩| 燧攷| 艙鎮| 蚗景| 嫘陲| 假芞| 遠蔬| 蚗隅| 酗假| 樂匽| 剢恓| 踞笣| 鏍睿| 癒赽| 貌刓| ц埭| 拶綬庈| 匙栫| 呦煉碩| 芞蠅| | 蚗假| 繩笣| 挕絯| 癒肅| 奾砱| 綜鎮| ょ碩| 諅譴| 勀婥| ⑻侂| 繩瓮| 噪晚| 肅笣| 惘貁| 梲耒| 媽埭| 應笣| 膘す| ⑤漆| 勍荻| 笯匙| 竣濩| 憚癒| 噪迻| 還狦瓮| 哫塋| す滇| ヶ廖嫌蹕佴| 褪嫌ц酘秫笢よ| 籵刓| 膘栠| 怍睿| 敆秅| 詣匙| 輩傑| 蚗陔| 桭祔| 衼扦| 假芞| 豻④| 氈ь| 砒阨| 詣匙| 割傑| 酗啞刓| 種笣| 撏荻| 鎖嗣| 痕瞳| 隴阨| 忭嫖| 昹喻| 挔Э| 盻陲| 芞蠅| Д蔬| 藜碩| 猿怢| 陔趙| 韓漆| 肅鍔慇| 瑂傑| 荅蔬| 嘉蝠| 還終| 褸傑| 鰍艙| 瓻碩| 鰍伈絢| 絞芨| 栠蔬| 假瓮| 甡擘| 挴親坒| 舒耋| 坒忑| 詢怢| 阨傑| 啪笣| 貌喀| 党挕| 酗ь| 笭④| 植趙| 憚癒| 虞栠| 桸堈| 迖親迖| 葬嗷| 茈忒茠赽鄴⑹| ц阨| 禎梒| 畛譴庈| 慪蜑| 禍刓| 譴踩| 倯瓮| 挕悃| 紩漆| 蚗捶| 桸堈| 哫趙⑹| 樁睽| 漆敆| 凝旃| 畸誹| 挕悃| 羲猾瓮| 褪嫌ц酘秫綴よ| | 匟昹| 嗲す| 濮阨蔬| 綻假| 虧豪| 錘堁| 假嗣| 還假| 蔬刓| 蜓嶺嫌價| 陔頗| 陔蝑| 鏍睿| | 邧啡| | 魡栠| 恲蔬| 嗟銓| 蜚昹| 陲陝| 韌芛| 竣芺| 笢源| 挕捶| 拻貌| 瞻瓮| 咡飲| 燮す| 陔踩| | 肣鍬瓮| 劼攝杻酘よ| 肅趙| | 哏瓮| 昹拫紩鐃цよ| 蚗景| 湮陔| 塢嫌嗣佴| 侂攣| 訒傑| 扞栠| 譴鰍| 飲假| | 瘀④| 踢藷| 賑瓮| 敆傑| 需鏍| 辭瓮| 鏍睿| | 挔Э| 陔猿| 鰍々| す栠| 嬝朘僱| 謐傑| 肅蔬| 赽粔| 獰瓮| 還潳| 陰鰍| 摋笣| 菜蔬| 邧齪| 狦踩| 淏譴| 芶瑞| 籵蔬| 坒碩赽| 蚗爛| す眧| 劓陲| 陝磁も| 皊擘| 幙嵹| 漆終| 蛘傑| 漆終| 卼祔| 拫擘| 砒阨| 漆倓| 鞠假| 濘疏| 齊⑨| 淜倯| | 裻捶| 陔趙| 閣瓮| 洘瓮| 蜓埭| 璩ひ| 鰍捶| 呴笣| 隱商| 笚游| 喀笣| 詢假| 蔬谻| 噪笣| 頗肮| 袧跡嫌よ| 陲吨| 瘀矧| 毓瓮| 怢笢庈| 狾假| 苤碩| 踏桱萸陔恓
logo 首頁 > 文匯報 > 副刊 > 正文

假哄匾鴃捻撰ㄛ踢蕾M7妗薯悵梤痄雄盓葆假

2019-05-20

若 荷

比起春季之外的花,我最喜愛的是春花,喜歡它的熱烈、潔淨,萬物之中,毫不掩遮。但是由於認識得不多,每每賞花之時,許多花名都叫不上來,甚是遺憾。直到有一天,我漫步在一片花海,享受茠躓薴凶@郁的花香,這才決定一一查明它們的身份。打開手機上的識花軟件,對它進行拍照搜索,然後那款軟件就以圖文的形式,準確地將它識別出來,於是我知道了一種花叫作「紫葉李」,然後,所有的花,無一不在我的尋索之中。

紫葉李開花並不太早,還在連翹開花的時候,我就注意到它了,沒見它枝頭有什麼花苞,也看不到甦醒之後的那種柔潤光澤,它的枝頭灰撲撲的,抑或有一些如它名字一樣的紫,但絕沒有葉蕾初萌的跡象。那幾天,人們爭相在連翹花邊流連、拍照,蜜蜂還在金黃的花朵中奔忙,僅僅一周或者兩周的時間,紫葉李的枝頭便倏然亮了,一朵一朵的花呼啦啦湧了出來,花霧朦朧,花朵素淨,像落了滿樹的雪蝶。空氣中,原本來自連翹和美人梅的氣息,也被紫葉李的花香所掩蓋。

我認定那是紫葉李的花香。曾經走到離連翹和美人梅很遠的地方,去捕捉它們摻雜在風中的香氣。遠離了梅花的粉紅和連翹的金黃,它們是那片花樹裡的國王。它們的造型很是好看,漫圓,齊整整的,像小學生畫本裡的春天的樹,規規矩矩,挺立在公園一角。大約相距數步之遙,那股花香就飄了過來,在風的曳動下愈飄愈濃。嗅聞紫葉李的花香,不需要走到它的跟前,不能離得太近,否則就聞不到芳香了。你高高地抬起手,壓下枝來深深地聞,偏偏那香氣就杳然而遁。

花枝上,經常落下一些調皮的小鳥,牠們的身材很小,叫聲卻很好聽,吱吱喳喳的,聲音細而脆,就像聲帶裡飽含了許多水分,脆生生地啼叫,清亮如水。牠們在枝頭上跳躍,從這枝跳向那枝,靈巧得讓人不易看見,只能聽見「吱吱喳喳」的聲音。透過花枝縫隙,可見茖e的尾巴。牠並不害怕你的驚擾,你若「噓」地一聲嚇牠,牠就從這棵樹飛到另一棵樹去了,甚至飛向遠方,一個你目力達不到的地方。牠們是帶荅芼H的精靈,是萬物之神所賜。

黃色的連翹是成片成片的,低而矮。緊鄰連翹的往往是一片羅漢竹,初春的竹老氣橫秋,春天的花和它搭配起來,才略顯一些精神。它不開花,綠意也不深濃,只會冷眼觀看身旁的花叢,看花們次第盛開,陶醉於春日,邂逅愛情。它只關心自己的拔節,在地下伸展、盤根。或許幾年之後,這裡將是一個羅漢竹的龐大族系,就看強大的連翹和薔薇的花陣,給不給它擴大族群的機會。

連翹的花也是香的,只是香得不怎麼明顯,不仔細聞幾乎捕捉不到它的氣息。有人把連翹與迎春花混淆在一起,其實它們有明顯的不同。迎春花的枝四面有稜,花朵朝上生長,向前而開,而連翹的花骨朵就有倒u的趨勢,只有花開了,它的倒u才能展開,夜晚花朵閉合,倒u的習慣依然存在。三月的薔薇,還沒壓過連翹的花色,你分不出它們之間的彼此。薔薇的枝會與連翹的枝糾纏在一起,甩出一個瀑布倒捲簾的架式,蓄勢待發。

然後是美人梅、海棠。其實在兩種花中,海棠花是開得較晚的一種,先於春天開放的是美人梅,早春時節,美人梅聞春而綻,它的盛開踏茈_方春季的節奏。它的花朵粉紅,像古時女子華美的裙。海棠花是垂絲的那種,花開時葉片很小,我在識花軟件上搜到的海棠名叫「垂絲海棠」,比起美人梅,垂絲海棠開得更嬌艷些,而美人梅則開得清新脫俗。美人梅每花開一片,大地上就彷彿多了一捧水紅的絲綢和粉紅的胭脂。

雖然屬於梅花的一種,但美人梅比梅花開得略遲,我仔細觀察過,從我居住的四樓的窗台向花園望去,在連翹花開過幾天之後,粉紅的美人梅才在某個溫暖的早上,從連翹和羅漢竹的花叢裡露出半個身影。那是一張美麗的面頰,它的出現讓春色顯得更加醒目。或許它置身的地方更遠,看去景物稍顯朦朧,而園中的花,卻是層次分明。

而這時,薔薇開始在花叢中鮮活起來,所有的枝都披滿了葉,朝茖倥銣饇牧漯K幹攀緣而升。葉片的綠,終於把連翹的花給比下去了,原來黃澄澄一片,現在是葉和花,各佔一半兒,況且還有美人梅、紫葉李和垂絲海棠的點綴,更覺春光燦爛,生機無限。

我常有把美人梅帶回家去的慾望。它的粉紅的花朵,先前還是那樣鮮艷地開荂A不過幾天的時間,花瓣邊緣開始泛黃,但是香味依舊。我常想把它的香氣帶回家中,慢慢品賞,然而終是沒捨得折下一枝。我覺得,美人梅的每一朵花都是女人的一張面孔,一個美顏的少婦,歡笑茠漱k性,她是不堪讓人折的,也不肯讓人去折,她的歡笑裡充滿了勇敢、淳樸和良善。

紫紅色的玉蘭花比白色的玉蘭花開得稍晚,白玉蘭花是在二月底就開了,三月上旬它們還在,轉眼月底,它們都無影無蹤。紫玉蘭花就種在我家樓下,每天下樓,我都抬頭觀望,它的花瓣有意無意地張荂C兩花之間的相同之處,是香氣濃郁,無論是遠看還是近觀,它的芳香都不離左右。它們的花雖然醒目,但是並不張揚,開得很是含蓄。它們的區別是一個像白鴿展翅欲飛,一個舒展自如,氣質高貴。這所有的花都香,只是我感到,白天的香氣並不那麼濃,只有黃昏後,所有的花香才散發出來,在空氣中四處流淌,無所約束。我喜歡在傍晚的花樹下走來走去,腳下的石板路一節節平展鋪開,雙腳每邁出一節,都彷彿有花香撲了過來,在身旁暗香浮動。

公園的路是彎彎的,彎彎的路,不乏窈窕的身影。在這無限寶貴的時光裡,附近的居民每天傍晚都會出來散步,一邊是修長的青竹,一邊是繽紛的花海。機智漂亮的小狗在主人的陪伴下出來撒歡了,牠們在落滿花瓣的地上打滾,歡快不已。在這裡,你只想躺在地上,在多種花之間,深深地品味,輕輕地嗅聞,用鼻息觸摸它的花朵,接受它的問候。四月的春光下,它們的花枝都開始綠了,連翹也長出了新葉,不再僅以黃色引領天下,綠葉初萌,美麗的花瓣開始落了,紛紛飄落地上,遮住了坑凹不平的地面,你分不清哪是它的花瓣兒,哪是紫花地丁的花瓣兒。

假如美人梅和紫葉李生長在一起,你的判斷力就完了,你不知道哪一種花香來自美人梅,哪一種來自紫葉李。黃昏裡,我只想出門疾步行走,好在累極的時候,躺在床上不致失眠。但是花香又吸引了我,令我神往。有一次,我夢見了紫荊花,它的花比美人梅花還要密實,一串一串的,攢在枝上。第二天,我發現它真的已經開了,玫瑰一樣的色彩,滿樹嫣紅。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ぞ豝諳 奻漆畸玵⑹怍桽 陲氈盺 狟陔挌游 蝠籵笢陑
埭樁Э淜 蔚怢盺 苤蠔淜 禍刓誰誰耋 迖ぱ篲埶鰍藷
ps諒最 踏桸蟲 欱硈厙 傖蕉落絳